退伍後,我並不打算成為一名工程師。

我希望可以跟著興趣走,一開始的打算,是去出版社或魔術公司。

會想去出版社,是因為我對文創產業充滿嚮往,甚至在大四時,為了瞭解這份工作需要面對的事物與技能,我還在天下文化當了一個學期的志工;不過在退伍後,當我詢問編輯是否有合適的職缺時,他語重心長的勸我:「我強烈建議你選擇工程師的職涯,因為出版社有很多事情跟你想的並不一樣,即使在這裡幫忙過一段時間,也只能看到非常片面的資訊;你曾說過自己有出版的夢想,那我更不建議你來這個產業。」

而魔術公司,則是因為我對魔術充滿熱情,覺得能透過教學、表演來賺錢,是一個將興趣融入工作的方式,去應徵時甚至還獲得了 Offer;但最終因為家庭經濟因素而放棄了這個機會,繞了一圈還是選擇了老本行 — — 工程師。

如果把時間軸拉到現在,我會很慶幸自己當年有必須面對的經濟問題,讓我不得不選擇工程師這份工作;但在當時,我是很心不甘情不願踏上工程師這條路的。

▋我們對產業的認知,比自己想像的還要更少

因為不確定讀者是否會看到最後,所以我把總結放在文章開頭。

年輕有摸索未知事物的本錢,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可以隨意揮霍自己的青春。

人會對一個陌生的產業感到嚮往,通常是因為看到一些成功案例,然後覺得自己有機會跟他們一樣;但實際上我們對產業的理解非常片面,而且通常只注意到好的那一面。

如果在認知不足、缺乏專業技能的狀態下,跳進一個自以為熟悉的產業,那往往會以悲劇收場;因為在進去後,你會發現事情遠沒自己想的那麼簡單,跟周遭有專業能力的人相比,自己就像是另一個世界的人。此時,高壓、高工時、挫折、自我懷疑等負面情緒,會如潮水般席捲而來。

絕大多數人都挺不過這個時期,但少數挺過的人會被當作「成功案例」來炒作、宣傳,這容易讓人誤以為跳進這個產業沒什麼風險。

筆者不是要打擊大家的信心,但凡事不能只看成功案例。

如果想嘗試一個產業,其實沒必要賭上身家辭職去做,那些沒給自己留後路的人,通常最後都過得很辛苦;至少筆者是沒有那種背水一戰的勇氣,所以都是用斜槓的方式,來探索自己感興趣的產業。

▋沒成為職業魔術師,但辦過公演,發表過產品

有些人會好奇:「工作都這麼累了,怎麼還有力氣做其他事情?」

從筆者的角度來看,如果下班後沒力氣研究自己感興趣的產業,那你應該先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對它感興趣。

說實話,連下班時間都不願意投入了,要背水一戰時真的有辦法全力以赴嗎?

就拿自己當範例,在成為工程師後,儘管工作極度繁忙;但我在每個月加班超過 40 小時的狀態下,還是持續錘煉自己的魔術技能,甚至在花式切牌領域達到相當高的水平。

為了提升自己的魔術水平,我加入了由愛好者組成的魔術社團。這個社團的成員以社會人士為主,儘管每個人入社的理由不同,但都是因為魔術而聚在一起;如果你想進步,在「合適的環境」中能得到很多的建議與幫助。

--

--

每換一間公司,你就需要重頭熟悉公司的人、事、物;遇到陌生的業務可能需要加班,在下班後為了讓自己順利度過試用期,也許還要研讀工作上會用到的知識。

但緊張的情緒往往只會持續 3 個月到半年,過了這個時間點後,你大體都能跟得上團隊的腳步(不然可能過不了公司的試用期),一開始要熬夜才能解決的問題,現在也許只要兩個小時就能輕鬆搞定。

▋成長的是年資還是能力?

除非工作內容改變,或是職務調動;不然一份工作在熟悉後,成長的空間極其有限,儘管做事效率還有提升的空間,但充其量只是重複在做我們已經會的事情。

當然做自己熟悉的事情會有安全感,但這背後其實暗藏風險;因為能力未必會隨著年資一起成長,如果等到被裁員或換工作時才意識到,那一切都已經晚了。

如果只會這間公司需要的技能(ex:會跑冗長的行政流程、了解怎麼操作複雜的內部系統),那一但離開公司,這些技能在新的環境可能毫無用武之地。

▋在舒適圈中如何成長?

人如果沒有足夠的壓力,就很難有成長的動力;而讓自己在舒適圈保持清醒的方法,筆者認為是「面試」。

在舒適圈中,因為周圍的人能力都跟你差不多,所以很難給出好的建議;但在面試時,因為雙方互不認識,所以更容易找出你的「盲點」,同時也能及時評估出你在市場的「價值」。

如果發現盲點,那就有了進步的方向;要是發現自己的市場價值不如預期,那自然心生警惕。

▋過去適合自己的,現在也許不適合了

公司可能被收購、部門可能會改組、主管可能遭到調職…,即使你自己,也會從菜逼八變成老屁股,環境跟人都是會變的。

筆者會從下面幾個面向來考量,判斷自己是否要繼續待在同一間公司,:

  1. 氛圍:同事間的溝通是否順利,辦公室有無嚴重的政治鬥爭,現在的主管是否值得追隨。
  2. 距離:理想通勤時間在 30 分鐘內,如果公司遷址到很遠的地方,會思考是否要待下去。
  3. 未來發展:如果是大公司,會思考晉升的機會;如果是小公司,會看團隊是否有成長的野心。
  4. 薪水:付出與薪水要成正比,如果績效斐然卻無法得到對等的報酬,那自然會思考自己的去留。

一開始我們可能找到一個各方面都滿意的公司,但隨著時間過去,不僅人會變,公司的經營策略也會改變;當年適合自己的,現在也許不適合了(ex:主管性情大變、派系鬥爭阻礙公司發展、公司經營不善)。

除非階級夠高、權力夠大,否則我們是無力改變環境的;在糟糕的環境中,合群有一個同義詞 ── 「浪費時間」

每次職涯的轉換一定要經過自己的深思熟慮,我只是把你應該要思考的點陳列出來,如何做選擇還是看自己。

▋結語

有時候舒適圈未必舒適,只是我們比較熟悉那個環境。

為了避免自己與市場脫軌,筆者建議每年都要找時間面試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長什麼樣子。

一間公司待久了一定會有感情,但如果它不再是一個能讓你成長的環境,甚至是一個會讓你感到痛苦的困境,也許該好好思考自己接下來的職涯規劃了。

這是系列文的最後一篇,再提醒一下讀者,我的觀點你未必全部認同;但如果打算把任何觀點付諸實踐,請先做好評估,因為只有你能為自己的人生負責。

那些我走過的路與故事

想像與現實的差距,可能會毀掉人的一生(緣起)
我跟別人有什麼不同?透過差異化競爭累積自信(大安高工)
沒有白走的路!如何找到自己的天賦(台北科大)
沒有意志力?那是因為缺少環境的約束(軍旅生涯)
工作好累!壓力爆表!我的付出值得嗎?(第一份工作)
如何用「斜槓」打破職涯框架?我除了是工程師外,同時也是作家、駐站專家、魔術師(斜槓人生)
過去適合你的環境,現在未必適合你(職涯規劃)

▶︎ 如果這篇文章有幫助到你

可以點擊下方「Follow」來追蹤我~
可以對文章拍手讓我知道 👏🏻

你們的追蹤與鼓勵是我繼續寫作的動力 🙏🏼

▶︎ 如果你對工程師的職涯感到迷茫

也許我在iT邦幫忙發表的系列文可以給你不一樣的觀點 💡
也歡迎您到書局選購支持,透過豐富的案例來重新檢視自己的職涯

--

--

出社會後,更能明白努力與回報未必成正比。 筆者的第一份工作是專門接案的純軟公司,主要承接政府單位的案件;剛開始工作的第一年還可以正常上下班,加班也只是偶爾發生;但自從公司接到一個大案子後… ▋讓你當專案的主導者,是相信你,還是… 這份工作剛滿一年時,我便被指派擔任大型專案的主力開發工程師;一開始我以為這是主管對自己能力的信任,但與客戶開會後,我發現並不是這麼一回事。 這是一個總價超過千萬的專案,原本政府官員以為會有 10 人的團隊一起參與開發;但實際上,這片天我要一個人撐起(不過開會時會多找一點人充場面)。 我在這份專案中要十項全能,所負責的職務涵蓋: 專案經理 UI/UX 設計師 前端工程師 後端工程師 客服人員 基本上從一開始的需求訪談、Wireframe 設計、MVP 規劃、易用性測試…到上線後的教育訓練都由我來主導;負責這個專案時,我每個月的平均加班時數在 40 小時起跳。 但加班沒有加班費,在公司待太晚,老闆路過時還會跟你說:「公司給你筆電,就是希望你把工作帶回家,你不知道留在公司加班很浪費冷氣嗎?」 為了避免大家誤以為不給加班費很正常,筆者特別提醒一下,加班不給加班費是違反勞基法的!

工作好累!壓力爆表!我的付出值得嗎?- 那些我走過的路與故事(第一份工作)
工作好累!壓力爆表!我的付出值得嗎?- 那些我走過的路與故事(第一份工作)

出社會後,更能明白努力與回報未必成正比。

筆者的第一份工作是專門接案的純軟公司,主要承接政府單位的案件;剛開始工作的第一年還可以正常上下班,加班也只是偶爾發生;但自從公司接到一個大案子後…

▋讓你當專案的主導者,是相信你,還是…

這份工作剛滿一年時,我便被指派擔任大型專案的主力開發工程師;一開始我以為這是主管對自己能力的信任,但與客戶開會後,我發現並不是這麼一回事。

這是一個總價超過千萬的專案,原本政府官員以為會有 10 人的團隊一起參與開發;但實際上,這片天我要一個人撐起(不過開會時會多找一點人充場面)。

我在這份專案中要十項全能,所負責的職務涵蓋:

  1. 專案經理
  2. UI/UX 設計師
  3. 前端工程師
  4. 後端工程師
  5. 客服人員

基本上從一開始的需求訪談、Wireframe 設計、MVP 規劃、易用性測試…到上線後的教育訓練都由我來主導;負責這個專案時,我每個月的平均加班時數在 40 小時起跳。

但加班沒有加班費,在公司待太晚,老闆路過時還會跟你說:「公司給你筆電,就是希望你把工作帶回家,你不知道留在公司加班很浪費冷氣嗎?」
為了避免大家誤以為不給加班費很正常,筆者特別提醒一下,加班不給加班費是違反勞基法的!

▋客戶不滿意,就叫你立刻到現場給他罵

辛苦未必會獲得回報,記得當時客戶對我完成的 Prototype 不太滿意;不只打電話來公司罵人,甚至叫我立刻到現場給他罵才解氣。

面對這種客戶,你覺得公司會怎麼面對?當然是讓我馬上動身到客戶面前挨罵啊!

因為前期規格頻繁變更,導致專案進度不如預期;所以官員叫我直接到政府單位駐點,他想在背後盯著我開發;也許有讀者好奇:「政府官員看得懂程式嗎?」恩…他的確看不懂,但就是希望我在他的眼皮底下做事。

面對這種無理的要求,想當然的,公司當然是舉雙手同意我去政府單位駐點!

不過駐點並不是政府單位的極限,他們還導入了變形的敏捷開發;每天早上 9:30 跟下午 4:30 都要開 Scrum meeting 來檢視專案進度,並實際操作系統確認功能符合他們的需求,然後排定後續任務。

相信一天開兩次 Scrum meeting 這件事會讓人感到疑惑,不過也許有人已經猜到了,他們下午 4:30 所訂下的任務,是要在隔天早上 9:30 驗收的

現在回想起來,我還是覺得這段日子極其荒唐。

▋我需要一個有代表性的作品

相信看到這裡,應該很多人對筆者為何沒離職感到困惑,職場又不是軍營,面對不合理的環境根本沒有待下去的理由啊!

其實筆者在接到這個專案後,無時無刻都想著離職;畢竟無論自己多努力、加多少班,公司不但沒給加班費,連調薪的幅度都讓人覺得是一種羞辱。

但我還是把離職的衝動給克制住了,因為我很清楚這份專案的價值,它是一個全國性的專案,如果能把它做好,那是一個很難得的履歷

市場上的工程師這麼多,光靠技術與努力是很難脫穎而出的;你需要一些更「實際」的東西來證明自己的價值,一個代表性的專案,能讓你在跳槽時把自己賣到一個好價格。

▋讓原本看不起你的人認同你

專案剛開始時,政府官員是瞧不起我的,甚至把我當狗罵;但隨著合作進行到尾聲,政府官員主動向主管稱讚我,並希望能幫我加薪、給予加班費(But…裝睡的人叫不醒)。

讓原本看不起你的人認同你,這對筆者來說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,因為這側面說明了自己的成長。

系統最後在 3 次全國範圍的易用性測試後正式上線,在上線後不久我便遞出辭呈;因為我已經完成階段性任務,並拿到這份履歷了,沒必要繼續委屈自己待在一個不合理的環境。

政府官員在得知我離職的消息後,馬上提供一個薪水還不錯的職缺,希望我可以繼續維護系統;不過剛脫離這個環境的我,怎麼可能會再主動跳進去呢?

▋結語

無論是工程師還是其他職業,筆者認為有一個代表性的作品是非常重要的,因為它能快速讓人對你產生記憶點

很多行業都要加班,但要認清自己加班是為了什麼;如果加班只是在做一些重複、瑣碎的事情,那這對職涯並沒有多大幫助,只是證明自己很有奴性而已。

即使清楚加班是為了更好的未來,筆者還是建議量力而為;畢竟身體只有一個,長時間加班帶來的疲倦與壓力,不僅會降低你的睡眠品質,還容易導致易怒、情緒失控、健康亮紅燈。

經歷過這份工作的殘害後,未來面試新工作時,筆者都一定會詢問:「公司是否有加班文化?如果需要加班,是否有加班費?」如果公司連基本的勞基法都無法做到,那無論這份工作多吸引人,我都不會考慮。

不過從結果來看,我還是很感謝這份工作帶給我的歷練;畢竟只有一年經驗的菜鳥工程師,很少有機會能代表公司與客戶接觸,並親身經歷專案完整的流程,這裡我很感謝主管給我的信任。

最後筆者在給社會新鮮人一點建議,大部分的人在找第一份工作時,通常手上沒有太多的談判資本,如果你想盡可能避免地雷職缺,可以從以下幾點判斷:

  • 與面試官聊的愉快:至少基本的磁場要合,如果連面試都不愉快了,那進去基本上只會更痛苦。
  • 公司符合勞基法責任制跟有沒有加班費是兩件事,就算面試官說公司基本上不會加班,還是建議問清楚,否則到時痛苦的是自己(除非你喜歡給老闆做功德)。
  • 在意的點都要問清楚:新鮮人最常犯的錯誤,就是怕講實話公司就不錄用自己,但試想一下,若到職才發現彼此不合適豈不是更浪費時間?請務必要釐清彼此的需求。

當然以上建議會讓工作變得更難找,請讀者依自身情況調整。

那些我走過的路與故事

想像與現實的差距,可能會毀掉人的一生(緣起)
我跟別人有什麼不同?透過差異化競爭累積自信(大安高工)
沒有白走的路!如何找到自己的天賦(台北科大)
沒有意志力?那是因為缺少環境的約束(軍旅生涯)
工作好累!壓力爆表!我的付出值得嗎?(第一份工作)
如何用「斜槓」打破職涯框架?我除了是工程師外,同時也是作家、駐站專家、魔術師(斜槓人生)
過去適合你的環境,現在未必適合你(職涯規劃)

▶︎ 如果這篇文章有幫助到你

可以點擊下方「Follow」來追蹤我~
可以對文章拍手讓我知道 👏🏻

你們的追蹤與鼓勵是我繼續寫作的動力 🙏🏼

▶︎ 如果你對工程師的職涯感到迷茫

也許我在iT邦幫忙發表的系列文可以給你不一樣的觀點 💡
也歡迎您到書局選購支持,透過豐富的案例來重新檢視自己的職涯

--

--

無論學校還是社會,只要你想,隨時能夠離開(休學/退學/離職);不過一但踏入軍營,這就不是你說來就來,說走就走的地方了。 筆者目前工作 6 年多,遇過各種奇葩的主管、同事、客戶,也在高壓不合理的環境待過好幾年;但到目前為止,我認為工作再苦,都遠遠不及當兵的苦。 美國名將麥克阿瑟,曾說過一句讓退伍的人很有共鳴的話:「給我一百萬,要換取我的入伍回憶,我不願意;給我一百萬,要我重新入伍,我更不願意!」 故事開始前,先讓大家了解筆者當兵時待過的單位:「新訓→憲訓→士官訓→總統府」 受訓的故事跟「新兵日記」演的差不多,就是吃得比較差、夏天沒冷氣、訓練有點累,這些大家都知道的事筆者就不再贅述了;這篇文章主要分享的內容,也許更接近「奇聞軼事」。 ▋不要為了蠅頭小利,讓自己承擔多餘的風險 其實我原本可以當爽兵,因為在新訓的時候,我就已經被憲兵指揮部選去當資訊兵。 但人有時候就是會沒事找事(尤其是我這種人),在憲訓的時候,有次集合長官問大家想不想要考士官當班長;但當時台下根本沒幾個人有意願,於是長官拋出誘餌:「只要報名考士官,不管有沒有考上,都會讓你放么八假!」

沒有意志力?那是因為缺少環境的約束 — 那些我走過的路與故事(軍旅生涯)
沒有意志力?那是因為缺少環境的約束 — 那些我走過的路與故事(軍旅生涯)

無論學校還是社會,只要你想,隨時能夠離開(休學/退學/離職);不過一但踏入軍營,這就不是你說來就來,說走就走的地方了。

筆者目前工作 6 年多,遇過各種奇葩的主管、同事、客戶,也在高壓不合理的環境待過好幾年;但到目前為止,我認為工作再苦,都遠遠不及當兵的苦。

美國名將麥克阿瑟,曾說過一句讓退伍的人很有共鳴的話:「給我一百萬,要換取我的入伍回憶,我不願意;給我一百萬,要我重新入伍,我更不願意!」

故事開始前,先讓大家了解筆者當兵時待過的單位:「新訓→憲訓→士官訓→總統府

受訓的故事跟「新兵日記」演的差不多,就是吃得比較差、夏天沒冷氣、訓練有點累,這些大家都知道的事筆者就不再贅述了;這篇文章主要分享的內容,也許更接近「奇聞軼事」。

▋不要為了蠅頭小利,讓自己承擔多餘的風險

其實我原本可以當爽兵,因為在新訓的時候,我就已經被憲兵指揮部選去當資訊兵。

但人有時候就是會沒事找事(尤其是我這種人),在憲訓的時候,有次集合長官問大家想不想要考士官當班長;但當時台下根本沒幾個人有意願,於是長官拋出誘餌:「只要報名考士官,不管有沒有考上,都會讓你放么八假!」

么八假:讓你在下午 18:00 離營,不用待到隔天早上 8:00。

因為當時軍中無法使用智慧型手機、伙食不合胃口、對外通訊受限制(只能用電話卡),在這個與現實世界隔離的環境中,哪怕是一分鐘,大家都想早點離開;因此么八假這個誘餌成功讓現場超過 1/3 的人舉手報名,而我也是其中一人。

到了考試現場後,我從頭到尾都用猜的,大概只花 5 分鐘就交卷了,交卷後我心想:「全部都亂寫,這樣總不可能會上吧?」

但人生總在你沒防備的時候給你一記重拳(莫非定律),我一向很差的考運,好死不死的在這個時候大爆發;印象中總分是 180 分,只要超過 100 分就會錄取,我的成績單在印出來的時候上面寫著「101 分」。

此刻,我好像瞭解什麼叫做命中注定,還有…不做死就不會死。

--

--

比周圍的人更快理解、上手,有自己獨特的觀點、直覺,且成果受到普世價值觀的認同,這就是筆者認為的「天賦」。

Image from:乒乓

▋寫程式,是需要天賦的;就像數學很難靠時間與經驗彌補

儘管很多雞湯文都說天賦的差距可以靠努力突破,但在現實世界中,僅有極少數的人能夠辦到。

因為自己是電機轉資工,所以程式能力跟從資訊科考進來的人相比,我的基礎非常薄弱(只有比賽那段時間有接觸程式),如果對這段故事感興趣可以參考連結

而班上大概有 10 個人是選手出身,我在他們身上看到了所謂的「天賦」;比如說在遇到難題時,大部分的人是去「尋找」解決方案,而他們則是「想到」解決方案。

當然這也有經驗累積的成分在,但筆者於業界還是看過不少資深工程師,儘管花了很多時間「尋找」,但最終還是沒有找到合適的解決方案,因為有時解決方案是需要自己「創造」的。

為了測試自己用盡全力可以離選手多近,在大一上學期我每天花 8 小時在寫程式、刷題,在第一次 C 語言的上機考也拿到 93 分的成績。

93 分在班上也算是前段的分數了,不過以程式上機考來說,班上的分數呈現 M 型化分佈,不是不及格,就是 85 分以上;而這個 M 型化並沒有隨著時間推移改變,即使是資工系,有些人直到畢業還是不太會寫程式。

換個說法大家可能更有感覺,筆者身旁有位朋友國中三年都補數學,每天在補習班問問題問到 11 點,但數學還是常常不及格,摒除唸書方式可能有問題,剩下的就是天賦了!

這段努力的時光讓我認知到,只要夠努力,我在程式方面還算擁有「不上不下」的天賦,至少未來有辦法靠這項技能混口飯吃。

文章寫到這裡不禁想到一段話:「別人考 100 分,那是因為滿分只有 100 分;而你考 93 分,是因為你的實力就只到 93 分。」

▋我曾經也是個文藝青年

了解自己程式方面的天賦後,我開始做一些「不務正業」的嘗試。

因為過去參與各種比賽都獲得不錯的成績,尤其在「文學」的領域幾乎屢戰屢勝;這些勝利讓當時的我產生迷之自信,認為自己在文學方面肯定是天賦異稟。

於是涉世不深的我,積極參加各種文學獎比賽;只要比賽項目包含「散文、小說」我就去比。從大一到大三,我大大小小的比賽共計參加 23 場,交付出去的文稿超過 20 萬字,但最終取得的成績是「全部落榜」。

連續 3 年的失敗,讓我深刻的體會到:「過去之所以會贏,是因為選對了對手;現在之所以會輸,是因為選錯了對手。

▋如果單項贏不過別人,那就試試看複合領域

在大四時,我為了湊滿選修學分,修了「創業管理」這門課。

如果只看課名,應該很多人會覺得這是門「聽演講混學分」的課程(當時我也是抱持這個想法);但在聽完第一堂課程大綱說明後,我便意識到這是門「非常累」的課程,因此有過半同學在第二堂課就直接退選。

選課不能只看課名,就跟認識朋友不能只看外表一樣!

這堂課累的地方在於,「創業管理」是跟你玩真的!它是為了「比賽&實務」而生的課程,每個禮拜都要小組競賽 +上台簡報(還要輪流當主持人+場地佈置 + 會議紀錄 + 影片/網頁發表),學期中開始要「多次」跨校競賽,學期末要實體 Demo 進行成果發表。

--

--

原本讀高職並不在我的人生規劃,但這個命運的偶然,讓我深刻體悟到「差異化競爭」是多麼重要的事。

甚至可以這麼說,如果我當年上的是普通高中,估計現在會極其平凡;就讓我透過這篇文章,跟大家分享我人生中的轉捩點吧。

▋你不用很強,但要夠特別

這個觀念很重要,因為絕大多數人都是普通人,我們沒有過人的天賦,無論多努力也比不過那些天才。

讀高職時儘管學業壓力不大,但家母給的壓力很大,只要我一閒下來就會被瘋狂碎念;而我又不是一個喜歡唸書的學生;為了讓自己表面上看起來很上進,我選擇去考證照,在高一升高二的暑假,我額外考取了 5 張證照。

--

--

今年收到母校(大安高工)的邀請,讓我有機會於 12 月向學弟妹分享自己的故事。

一開始收到邀請時,我以為是 15~25 分鐘的分享;與主辦單位確認活動詳情後,才發現這是場 100 分鐘的演講,即便扣到最後的 10 分鐘 QA,都還有 90 分鐘的時間。

因為筆者距離學生時代還不算太遙遠,所以我很清楚以前在當學生時,常常台上講得熱血激昂,而台下睡成一片;偶爾清醒,也不過是為了應付需要繳交的演講心得。

為了盡可能避免這樣的場景發生,我決定回母校一趟。

▋不要只把演講當履歷,要讓它對觀眾有意義

到校與老師細聊後,發現這是一個「職場達人週」的活動,在當週會邀請幾位業界人士到校分享;希望透過這個活動,讓學生初步了解不同產業的實際面貌。

有幾位老師特別跟我強調,這是場「自由報名」的演講,所以會來參加的學生,是真的對演講主題感興趣的,他們想透過講者的經驗來思考,這個未來是否符合自己的期待,跟過去的想像是否一樣;因此千萬不要抱持應付了事的心態做準備,不要只把這場演講當成履歷的一行字,要讓它對觀眾有意義

儘管原本就很嚴肅看待這場演講,但在意識到我所分享的內容,可能會影響學弟妹未來的職涯選擇後,我更認真的思考,有什麼合適的經驗可以分享給他們。

某個老師語重心長的對我說:「老師跟學生的距離,有時比學長跟學弟的距離更遠。對你來說,這是一場演講;但對他們來說,也許會把你當成他們未來的投影。」

▋過度美化未來,會讓人做出衝動的選擇

我也知道,故事越精彩,觀眾聽的越認真;能上台分享的業界人士,大多已經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取得一定的成就。

而他們分享的內容,儘管都是真實的生命故事;但很容易讓觀眾產生不切實際的幻想,比如:「成為工程師就能領高薪!」、「我就是因為叛逆才有今天!」、「跟隨心中的想法就能實現夢想!」

高中是一個對未來迷茫,但容易有衝動的年紀;大多數人在這個階段,對每個行業的認知還非常片面,容易只看到好的一面,而忽略選擇背後要付出的代價。

有些行業即使用盡全力也未必能獲得回報,像是人文藝術、競技運動領域,在這些領域想獲得成就,除了天賦外還需要機緣;也許有人會告訴你們要勇敢追夢,但通常會告訴你們要勇敢追夢的人,是因為他已經實現夢想了,這本身就是一種倖存者偏差的狀況。

筆者認為有夢可以追,但要確保自己是有這個潛力去實現的;如果發現自己沒有這個潛力,與其定一個有野心的夢想,還不如選一個能實現的目標。

▋朋友的故事

在準備講稿的過程中,我跟一位朋友聊了很多,我們都是大安電機科畢業的,如果沒發生意外,我們未來應該都是工程師。

但在高二下學期,他突然對設計產生興趣,於是放棄統測考學測;他是個有天賦的人,儘管準備時間不到半年,他還是順利的考上實踐大學設計學院。

冒這麼大風險轉換領域,如果一切順利,他可能也會回學校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;不過很可惜的是,他讀不到一年就退學了,因為在踏入設計的領域後,他才發現這一切跟自己想的不一樣。

也許有人會想,他放棄統測是因為電機唸不下去嗎?不!他的班級排名長年維持在前 10,上台科北科的機率是非常高的。

我分享這個故事,不是要大家放棄追夢,而是想提醒大家:「在認知有限的狀態下,我們很容易做出錯誤的選擇。」以筆者身旁的人而言,大多數勇敢追夢的人,現在過的生活都跟當初想的不同。

其實人未必要放棄眼前的路才能追夢,關於這部分的故事,筆者會在「斜槓人生」這個主題分享。

▋所以我要講些什麼?

一開始我打算分享自己認為「正確」的選擇,直接告訴大家哪些選擇可以少走彎路;但後來想想,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,即使做出所謂「正確」的選擇,也未必能獲得一樣的回報。

所以我只打算單純分享自己從高中開始,到現在工作 6 年多所「做過」的選擇,盡可能客觀地呈現自己人生的轉捩點:

  1. 我跟別人有什麼不同?透過差異化競爭累積自信(大安高工)
  2. 沒有白走的路!如何找到自己的天賦(台北科大)
  3. 沒有意志力?那是因為缺少環境的約束(軍旅生涯)
  4. 工作好累!壓力爆表!我的付出值得嗎?(第一份工作)
  5. 如何用「斜槓」打破職涯框架?我除了是工程師外,同時也是作家、駐站專家、魔術師(斜槓人生)
  6. 過去適合你的環境,現在未必適合你(職涯規劃)

▋筆者簡介

林鼎淵(Dean Lin)

待過專門接案的純軟公司,也待過業務遍及全球的硬體公司,目前在外商資安公司擔任 Software Specialist。

過去曾擔任過 Developer、Project Manager、Tech Lead 等多種角色,了解他們各自會遇到的困難與挑戰。

希望自己的經驗可以幫助更多人,因此在 2020 年開始將解決的問題、研究的技術分享到部落格,至今已在 Medium、iT 邦幫忙、科技島等平台,合計發表超過 200 篇文章,累計瀏覽數超過 400,000 次。

  • 2020 年撰寫網路爬蟲解決小編每天搜集資料的痛苦,並將開發過程投稿至第 12 屆 iT 邦幫忙鐵人賽,榮獲 AI & Data 組佳作
  • 2021 年出版【JavaScript 爬蟲新思路】,在預購期間便登上天瓏書局週暢銷榜 TOP2
  • 2021 年收到許多朋友詢問工程師的問題,因此將自己全端的學習歷程與職涯經驗投稿至第 13 屆 iT 邦幫忙鐵人賽,榮獲 Software Development 組佳作
  • 2022 年出版【給全端工程師的職涯生存筆記】,上市兩週便登上天瓏書局月暢銷榜 TOP1
  • 2022 年受邀擔任「科技島」駐站專家,每週發表自己在科技產業的觀點。
▶︎ 如果這篇文章有幫助到你

1. 可以點擊下方「Follow」來追蹤我~
2. 可以對文章拍手讓我知道 👏🏻

你們的追蹤與鼓勵是我繼續寫作的動力 🙏🏼

▶︎ 如果你對工程師的職涯感到迷茫

1. 也許我在iT邦幫忙發表的系列文可以給你不一樣的觀點 💡
2. 也歡迎您到書局選購支持,透過豐富的案例來重新檢視自己的職涯

--

--

林鼎淵

林鼎淵

309 Followers

🧰 擁有6+年的全端開發經驗,職涯中培育過多名工程師 |✍️ 我專注寫 (1)全端技術 (2)團隊合作 (3)工程師職涯的文章,目前出版過 2 本程式書籍|👏🏻 如果對這些主題感興趣,歡迎點擊「Follow」來關注我~